「COGITO ERGO SUM」我思故我在 與吾爾開希的一場思辨之旅

01

 1989年6月4日,中共下令坦克車駛進天安門廣場引發一場血腥鎮壓,此事件被稱為「六四天安門事件」。當時身為學生領袖之一的吾爾開希才21歲,直到27年後的今天仍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通緝。


02%e5%a0%b1%e7%b4%99%e4%b8%8a%e7%9a%84%e7%85%a7%e7%89%87%e5%90%be%e7%88%be%e9%96%8b%e5%b8%8c

吾爾開希的流亡筆記
九零年後出生的宛倫、昭元,對於震撼世界「中國史上最悲壯的學生運動」終於有了親聞的機會,而大衛也從西方觀點近距離找尋當時學生們內心深處的真相。「今天不設限」帶您走進歷史隧道,親眼見證吾爾開希豪邁不羈的俠義精神,與對中華民族的愛與期盼。

喜歡寫古詩詞的吾爾開希,對自己的特殊境遇和人生喟嘆,寫下抒發情感的樂府詩「北望」。

「北望」 作者:吾爾開希
誰道楊柳春風吹不寒
簌簌長襟斷
一手執轡一手撫冷劍
駿馬不眨眼
昨夜東方白月殘
無酒無歌無紅顏
北望故國歌舞處
景陽岡前無好漢

磨楚劍,嘗楚膽
髮已華,雁已還
迢迢歸路荊棘連天邊
去國二十七年
燕人高唱胡不歸
高堂白髮倚門站
懷夢英年無花祭
六尺難覆未閤眼
借來羿弓射黑日
未敢停鞭萬里還
黃花開遍長街時
定將慰柬化輕煙

關於古詩詞
吾爾開希:「因為我是維吾爾族人,從小在北京出生長大,自然會碰到很多歧視。從小我的功課都不錯,其中最好的一門功課就是國語,我們叫中國文學。為什麼呢?因為這是反抗歧視最好的方法,因為學得比別人都好。大專聯考是全新疆的第二名」。
「我覺得中國文學真的很美,八十年代的大學生喜歡寫現代詩,我從那時候就比較喜歡寫古詩詞」。

03-21prison_1989%e9%80%9a%e7%b7%9d21%e5%80%8b%e5%90%8d%e5%96%ae

關於「六四參與的學生」
吾爾開希:「八九年的學生其實是非常、非常的理性,我們當時絕對不是提出推翻共產黨啊!我們當時是要求改革,而且我們是要求小步伐,但是要往前!不能停在這裡,但是要往前、要穩!我們都非常害怕亂,中國經歷過文化大革命之後,老百姓對這個「亂」字,幾乎有一種歇斯底里的害怕!我覺得要搞清楚中國所有的亂源就是共產黨!如果沒有共產黨,中國不會這麼亂!」

關於「中國的自由」
吾爾開希:「我從小一直很想做一個老師,如果沒有八九年這件事情,我不知道甚麼時候中國才會走向現代化,我也不知道在沒有充份開放的環境下,我能不能做到我心目中理想的老師。
有些人說:如果中國沒有天安門事件,中國會不會比較自由?!……不知道,我們當初是在追求自由的人。你不能夠把追求自由的人在血腥鎮壓後說:「你們當初不追求自由的話,今天會更自由」這個邏輯上和道德上都不成立。

在兩岸長期的分治中,明顯看到道德流失後的差異。套一句吾爾開希的話:「歷史就發生在我們的身邊……。」在這波瀾壯闊的時代,我們是否應該把的中國人的善良找回來?


%e4%bb%8a%e5%a4%a9%e4%b8%8d%e8%a8%ad%e9%99%90%e7%af%80%e7%9b%ae%e9%a0%81

《今天不設限》線上觀賞

《今天不設限》Facebook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