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案】頑強腎鬥士

溫醫師pDSC_8058曾幾何時,被譽為福爾摩沙島的臺灣,現今已取代日本成為洗腎盛行率與發生率的世界第一名,儼然變成了洗腎島。很多人陷在檢驗數字的迷魂陣中,一看到紅字就很緊張,而很多醫生則依照檢驗報告開處方,但還是有桀驁不馴的人不吃這一套。


文/溫嬪容(明慧中醫診所院長)

被譽為福爾摩沙島的臺灣,現今已成為洗腎盛行率與發生率的世界第一名,儼然變成了洗腎島,這不但是國恥,也是醫界之恥。很多人都陷在檢驗數字的迷魂陣中,一看到紅字就很緊張,而很多醫生則依照檢驗報告開處方,把人當作機器一樣的修理,人類在自貶身價,但還是有桀驁不馴的人不吃這一套。

一位60歲的商人,被西醫宣判洗腎的無期徒刑之後,硬是不去看醫生,也不吃西藥,急得全家如熱鍋上的螞蟻。後來被女兒押著來看診,除了要洗腎,還有心臟衰竭、心臟肥大、高血壓、蛋白尿、腎水腫與下肢水腫,所以就算死也不肯就醫。

打開檢驗單一看:血色素8,白血球15.12(正常值4.00〜10.00),尿素氮76(正常值5〜23),肌酸酐9.23(正常值 0.64〜1.27),磷6.9(正常值2.4〜4.7),鉀離子6.2(正常值3.6〜5.1),尿酸6.5(正常値4.8〜8.7),血壓則在200〜240 / 120〜150之間迴盪。判別腎功能的估計腎絲球過濾速率,當指數為15是重度腎受損,小於15就是腎衰竭,會出現尿毒症,需要洗腎,而他的指數是6.1。

看到這位哀莫大於心死的老爸,就先幫他針灸處理調理氣血,他只斜眼看了我一下,一句話也沒說。3週後才來復診,也沒有敘述任何病情,持續的沈默抗議;之後又停了3週才再復診,這樣三進三退,難道是對中藥與中醫沒信心嗎?這樣丟下一張檢驗單就打了退堂鼓。

7個月後,換老婆押著來看診,一邊是老婆愛之深責之切,可以用的激將法全都用上了,只差沒揮拳;一邊是老公冷若冰霜,眼不眨、面不動、唇不語的任她東西南北諷。我看在眼裡心想,這麼難纏的重病人,是神醫扁鵲病有六不治之一「驕恣不論於理」,該如何是好?莫非商人重利輕別離?總不能我也來個馴悍記吧!

看他手的皮膚甲錯,腳的每根趾頭都很腫,一直腫到腳踝,沿小腿而上,摸上去硬如石頭,腳的皮膚呈銅灰色,還有一塊塊的黑斑。我輕輕的問他:「你真的不怕死?你知不知道,你真的病得很嚴重,危險到已在閻王殿前徘徊了!」他表情凝重,只說了一句:「要洗腎嗎?我不想洗腎!」

3天後,這位敢死隊隊員出現了,頑石終於點頭,願意就醫,並主動陳述病情:很容易疲倦、吃不下,頭暈、腳很重,尿中的泡泡很久都不會消失。西醫開6種高血壓藥,雖然服藥,收縮壓仍在200以上,舒張壓也在100以上,還有開癲癇藥、胃藥與降尿酸藥,但都不怎麼服用,因為這些藥都會傷腎氣。由於對中藥有些研究,他找了一些中草藥服用。我一看處方都是利水劑,我告戒他不可一直洩水,會把腎氣洩掉,而且還容易抽筋,反而會使病情加重。但他依然固持己見,很不配合。

百會穴-tile針灸處理手法用重,刺激量用強,想他既然不怕死,應該也不怕痛,為了和死神搶時間,也顧不了那麼多。首先用三針併排,循著足部經脈,毛刺到腳趾、腳底,來回 2〜3次。他「哦」了一聲,應該是有些痛,但腳部緊脹的感覺鬆了些。囑咐他自行艾灸神闕、湧泉穴,有空就腳踩在鹽巴上,踩過的鹽拿去曬曬太陽,翻攪一下,可重複使用;生薑搗一搗塞肚臍,塞一整天,洗澡時再換新,生薑可下降水毒、消水氣,又有利尿作用。肚臍用薑,腳底用鹽,一起溫陽利水濕。

補陽氣,針百會穴;解腎毒,針築賓、太谿、內關穴;補腎氣,通水道,針關元、 太谿、湧泉穴;補土制水,針足三里、內庭穴;消水腫,針陰陵泉、三陰交、水分穴;瀉木利水,針風池、照海穴;易疲倦,針百會、太谿穴;貧血,針三陰交、內關、血海、公孫、足三里、絕骨穴,其中公孫穴通衝脈,而衝脈為血之海;髓會絕骨,興奮骨髓造血機能,取絕骨穴。高血壓是因為腎衰竭而引起,調腎即調血壓,所以沒有特別處理。

再教他做強心強腎操:強心作雙手握拳或張手,小指側對敲36下;強腎做站立伏地挺身,雙腳與肩同寬,手扶牆壁,作伏地挺身狀36次。可改善胸部循環,刺激背部肺俞、心俞穴,以增強心肺功能,金生水,助利尿、消水腫、強心、促心腎相交,水火既濟。囑咐他,腎病少食:榴槤、楊桃、桃子、奇異果、香蕉、龍眼、釋迦、豆腐。助腎排毒:香菜4兩,加水200cc煮沸後,小火再煮10分鐘。

剛開始針時,一進針,針身就彎掉。針第5次,腳趾的水腫開始退,腳的膚色從脛骨前先退一些,小腿摸上去仍像石頭一樣。雖然病情有了轉機,但還是在暴風期,問他要不要開藥給他吃,他搖頭仍是要繼續吃他自己抓的藥。針了2個月,腳腫漸消,但時有起伏,因為他來診時要轉3次車,很不方便,於是轉介給就近醫術與針灸都很高明的醫生。

1個月後,他再度回診,說在地醫生不太敢幫他看,也不幫他針灸。很多病人嚴重時才找中醫,讓中醫接最後一棒,若是治不好,容易被不明究理的人落井下石,說是吃中藥而死的,不但損害中醫視聽,對醫生也是個打擊,而且有時還會惹上醫療糾紛。醫生真是難為啊!所以有誰敢接這個燙手山芋?病人又那麼固執,堅持他自己的那一套!

當再次檢查這玩命商人的腳時,我都看呆了!腳腫得更厲害,已腫到膝蓋下。我很嚴厲的說:「你不能再吃利尿藥,越吃越腫,你要每天來針。」3天後,女兒又押著老爸來看診,義憤填膺大肆撻伐老爹的頑固和種種不是。我把這次的檢驗報告拿來一看:尿素氮130,肌酸酐9.88,尿酸10.4,磷7.2,血色素8.7,隨機尿肌酸酐 64.7,隨機尿蛋白13.8(正常值<20),隨機尿液2132.9(正常值<150),估計腎絲球過濾速率5.7,肺水腫。見他走路和說話都會喘,這是不是閻王爺的通知單?我不禁打個寒顫。

我請女兒到診間來,對她說:「先別一直駡老爸,妳老爸的頑強也是一種強心藥,使他免於受西藥與醫療儀器的毒害,他超強的抗壓力也造成奇蹟,但在中醫認為腳腫過膝是惡兆。」於是我教女兒自己去抓藥煎,押著老爸服用。連服7天,一週後復診,走路已不喘,腳腫消去一半,也變軟了。半個月後再檢查,肺水腫已消。

花了半年時間,才把亡命之徒擺平,腳腫只剩一點,走路、吃飯、睡覺都很正常,腳也沒再抽筋。在閻王爺殿前搗蛋玩够了,他想靠自己保養以兼顧事業,就結束了療程。


 圖文來源:NTDLife新唐人季刊2017春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