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對台灣的啟示

文/謝田(Frank Tian Xie, Ph.D.)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

John M. Olin Palmetto Chair Professor in Business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謝田教授

夏天剛開始時,友人問是不是又跑去台灣了?回說很想啊,可惜今夏沒得去,但懷念夏日台中溪頭的密林裡、大山深處「森林浴」的感覺。今夏天北上去了加拿大,南下去了巴拿馬,然後就一直在家裡呆著、聯繫承包商修理失修的木頭陽台。今年夏天,世界各地好像都酷熱無比,溫度爆表,高溫記錄屢屢打破,地球看來正快速的進入壞滅的時期。但這還都不算什麼,真正在熱點、熱頭上的,對關注經濟和社會的人來說,是中美貿易的對峙。   

中美貿易戰如今打的熱火朝天,台灣想必從政府到民間都有許多人在關切。中美經濟對抗,很可能全面升級至地緣政治甚至軍事上的對峙,對寶島台灣來說,這意味著什麼呢?中美貿易戰對台灣有很大的影響,也應該有很多的啟示。

《紐約時報》九月初有篇題頭文章說,「大象打架,螞蟻遭殃」,是說中美貿易戰可能給越南帶來麻煩,因為有50億美元的越南出口是中國供應鏈的一部分。越南可能是中美大戰中的螞蟻,也可能暫時受損,但其實越南更可能很快從中受益,因為最終從中國流失的投資、產能、企業,那些逃避美國關稅的公司,正在搬去越南。尤其是,當越南在一步步脫離共產黨,越南政府準備開放黨禁、開放選舉時,越南的經商環境可能更加吸引人。

中美對峙時,實際上是台灣贏了。借用中共那句動輒自吹自擂、說中國是什麼「最大贏家」的套話,台灣才是中美貿易戰中的最大贏家。中國經濟和外貿緊張之際,中共對台灣無暇理會,對台灣的威脅和騷擾自然減弱。與此同時,美國對台軍售增加,台灣旅行法簽署,台美高官互訪,蔡英文高調借道美國,台灣芯片產業回流,中共經濟削弱,無一不對台灣的安全和繁榮大大的有利,簡直是天大的利好消息。

貿易戰對台灣的另一啟示,是中共沒那麼可怕。中共自我吹噓、自我標榜,什麼科學、軍備、技術上的「突破」和「成就」,那些可笑的「厲害了,我的國」之類的喧囂,在美國總統川普和商務部動動嘴、動動筆之後,就煙消雲散、偃旗息鼓。中國的芯片產業,作為高科技的基礎,建立在謊言的基礎上,所謂的「紅芯」、「龍芯」,都是假的;大陸的中興公司離開美國科技,一天都活不下去。熟悉中共本質的人,早已知道中共處處造假、謊言連天,這回美國的貿易制裁不經心的,就讓中共虛弱的本質暴露無遺。中共雖然嘴很硬,但虛榮心強,面子做的十足,實際上是沒有什麼可怕的。

貿易戰對台灣的又一個啟示,是對付中共的時候,要動作飛快,迅雷不及掩耳,讓中共根本沒有還手的時間。中共在美國開始制裁的時候,還在幻想美國是不是來虛的,只是說說而已,它們可以像以前那樣蒙混過關。但川普雷厲風行,言出行隨,中共報復時說要以牙還牙,如果像川普那樣動作迅速,把它打的滿地都找不到牙,它要還牙也沒牙可還了。

有一點台灣可以學習川普的,就是堅持原則,守住堅定的原則,一寸也不放鬆。川普的基本原則、對中共貿易開戰的理由很簡單,就是你必須守規則,必須秉持公平、互惠的原則。這其實是做人、治國、平天下最基本的原則。中共就是依靠不守規則、依賴其流氓行徑、竊賊行徑,在對外貿易中獲取優勢的。美國如今要讓中共沒辦法繼續獲得這些不公平貿易優勢,人們立馬發現,中共在道義上、原則上、經濟上,都是低下和薄弱的。

再者,中美貿易戰可以肯定會以中共的慘敗、中共經濟力量的削弱、甚至中共政權的垮台作為收場。從國際關係角度看,中共欲拉攏歐洲對抗美國,失敗了;欲拉攏加拿大和墨西哥對抗美國,也失敗了;欲聯合日本、亞洲對抗歐美,也根本不可能。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四處碰壁,其「金磚」團伙也在崩裂,印度明確抵制「一帶一路」,俄羅斯心懷鬼胎,與美國眉來眼去。目前中共唯一能依賴的,可能就是世界人民需要小心的,一個新邪惡軸心的建立。這個從中共到俄羅斯、伊朗、土耳其的軸心,可能帶給世界新的災難。在這樣的國際環境下,台灣的外交,尤其是民間外交、軟實力外交,必須因應這個新的局勢,才能立於不敗之地。中美貿易戰的戰火,會越燃越烈,可能會燒到南海、東海,甚至燒到外太空。君不見,美國已經開始組建太空部隊、太空司令部了。

美中經濟和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最近指出,「中共積極發動針對台灣的信息戰,鎮壓獨立運動,破壞台灣政府,在台灣和第三國招募政客,倡導中共首選的兩岸結局:在控制台灣的前提下,讓台灣與中國大陸統一。台灣問題專家、前加拿大情報官員科爾(J. Michael Cole)認為,中共在台灣的統戰目標就是製造可被中共用來宣稱軍事干預合法性的動亂。美國國防部《中國2018軍力報告》指出,大陸利用一帶一路等經濟籌碼擴張全球影響力,甚至有利軍力投射。解放軍可能在台海發動突襲,做好武統台灣的準備,並嚇阻及延後第三方勢力介入。

所以,台灣應該學川普,打蛇打七寸,找到針對中共的辦法,讓中共不敢犯台、不能犯台。從台灣的角度看大陸,中共的七寸在哪裡呢?那天想了想,心平氣和、靜心無念之時,還真想到一個辦法。按美國人的說法,這幾乎可以說是一個「million dollar idea「(價值百萬的主意)。仔細想想,這是一個幾乎不用流血、不殺生、但可能非常有效的辦法,也許真值這麼多錢。不過,涉及兵家、爭戰之類的,咱們還是不在這談。台灣可以放心的是,中共武力犯台、踐踏華人社會最大的自由土地,肯定不會得逞。

朋友轉來臉書上的一個故事,說台灣有位畫師發現自己的作品被中國廠商做成文具在淘寶賣,他不想跟賣家吵,而是獨出心裁,自己跑去檢舉自己是台獨分子,結果商品秒下架了。你說這是不是打蛇打到了七寸?中共的獨裁和暴政,被智慧的台灣人巧妙利用,保護了自由世界人民的權益,真是妙極了!

另外一個贊友則說,「好辦法,以後海外維權都說自己是反共的就行了。」其實真是這樣,維權不反共,你根本沒有辦法真正的維權;你堅定的反共、去共、棄共、退出中共了,你的權力自然會得到維護。個人權力如此,台灣畫師的權力如此,台灣的安危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