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新聞主播張明筑-緣結新唐人 從幕後到幕前

_MGL1613談起和新唐人的緣份,要從2003年說起,母親的一位友人在製作部任職,當時籌備中的一個兒童節目需要一位能同時操偶與幕後配音的工作人員,這位長輩可能覺得我有一些赤子之心吧,鼓勵我去嘗試。那時大學畢業沒幾年,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與卡通動畫相關,就這樣,開啟了在新唐人電視的第一項任務。

那時候,新唐人亞太台還沒有在台灣成立,台灣團隊製作的節目,主要是提供紐約總台播出。2004年春天,新聞組開出主播需求,每日錄製15分鐘的財經快訊給總部,製作人覺得我口條咬字還行,希望我去試鏡,於是,第二項任務又降臨。

從小到大,自覺都稱不上是活潑外向,在群體中也不是意見領袖型的人物。從幕後轉到幕前,第一個要面對的課題,是自信,這個自信倒不是在鏡頭前能否播報流利順暢,而是如何能自在地的展現自己、打從心裡認知到、而不是去「演」一個主播。

對播報內容的掌握,可以通過不斷地學習、自我充實,模仿專業主播的斷句、抑揚頓挫,但看看平常時候的自己,講話與裝扮,實在和「主播」這個角色相差甚遠,每當看著鏡頭裡上了妝的自己,總覺得有種說不上的彆扭感,好像這個人不是自己。

有次看了一部與粵劇題材有關的電影,裡面有句台詞令我印象深刻,「出了虎度門,你就要忘記自己,變成另一個人。」虎度門是粵劇演員們出場的台口,一旦上了台,放掉「自己」,全心投入角色。這個故事算是一個提醒吧,坐上播報檯,就是主播,是主播,那就專心做好主播該做的、做到位。不要糾結自己原本是什麼樣子、個性如何如何,漸漸地也不再構成困擾,放掉自我的過程,往往會成就出令人出乎意料的好結果。

IMGL1863新唐人 新聞人

2007年新唐人亞太台正式成立,新唐人亞太新聞,從原本支援北美總台播出的新聞小組,擴編為新聞部,依舊秉持新唐人成立時的初衷:弘揚正統文化、堅持自由民主與和社會正義的價值理念,不受任何利誘、威脅,為全球華人公共利益發聲。

亞太台初成立、知名度還沒有完全打開時,每次在外跑新聞,最常聽到受訪者主動提出的兩個問題就是:「台灣哪裡可以看到新唐人?」或「 我知道你們,我在海外看過新唐人!」。關注中國人權現況、對中國當前時局的精準透晰,是大部分已經認識我們的觀眾朋友對新唐人的第一印象,但是對大部分的台灣民眾來說,在台灣新聞媒體眾多、有線電視收視平台資源近乎壟斷的現況下,要在短時間內打開知名度,確非易事,對每一位從新唐人草創時期努力耕耘至今的同仁來說,應該都有說不完的體會與故事。

大家能百折不撓堅持至今,我想是因為,本著相同的信念,相信新唐人是一個能善盡社會責任、對社會整體起到正面作用的媒體。

一般的新聞人,多半是先從課堂上學習採訪製作、累積一定的經驗、再成為專業的新聞播報員、評論員或編輯。不過我覺得自己像是倒著走,一開始先播報,之後意識到這樣可能還不夠,得要紮實地從採訪、寫稿、後製等方面,逐漸累積新聞製作的實力,在頂受播出時間的壓力下,力求完成任務。

日復一日,覺得自己有點像希臘神話裡的西西弗斯,每天的任務就是把巨石推上山頂,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又看著它滾下來。長期鍛鍊的結果,練就出一種「少後悔」的性格,因為凡事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新聞製作尤其如此。播出去了,來自台內與觀眾的各方檢討與建言,新聞部都會認真檢視問題並尋求改進可能,但除此之外,只能提醒自己,別往心裡去,現實情況不允許一個新聞人花太多時間用於懊悔。

IMGL1702做電視新聞,不是單打獨鬥,靠的是團隊合作。不論是攝影與文字記者在新聞最前線的相互配合、記者與編輯台建立的信任及默契,還有後製、美編團隊與副控播出,彼此環環相扣,缺一不可,才能確保這條新聞產線從最源頭到最末端,做最即時且真實的呈現。

記得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時,我和另外2位記者被派去採訪,克難地在立法會裡「紮營」,以防港府隨時再有動作、像是朝民眾丟擲催淚彈,一個星期過去,港府以拖待變,消耗集會民眾的意志與體力,對媒體來說也是長期戰,許多進入到香港的國際媒體,也開始在忖度是否要繼續駐守。

同行的其中一位同事已經準備先行返台,當晚卻傳出梁振英政府可能會下令清場,同事二話不說就答應守完通宵,等天亮後再出發去機場,兩個人在旺角守了一夜都沒睡,等清晨時分互相道別後,我帶著拍攝素材,衝去地鐵站等鐵門拉開,趕搭第一班地鐵回「營本部」立法會與另一現場的同事會合,趕晨間新聞傳回台裡早報播出,嚴格說起來,那條新聞真的是用「跑」出來的。

亞太台新聞部從2007年創立至今,已經邁入第10年。這10年間,結合紐約總台和各地分台,共60多個記者站的努力,目前新唐人亞太台已經有9條帶狀新聞節目,從早上7點的《早安新唐人》、中午12點半的《午間新聞》、到晚間多化的規劃–7點權威的《中國禁聞》、7點半國際化的《今日大紐約》、到8點的《亞太整點新聞》。從國際重大要聞、兩岸政治財經到台灣在地新聞,每天帶給全球觀眾真實、客觀、精要的即時資訊。


IMGL1826報導真實 成就未來的媒體

短短十年間,全球的科技變化快速,而在網路時代下的媒體型態轉變、對內容採集和傳播的概念也跟著日新月異。但我始終還是相信,媒體產業的樣貌如何變化,媒體存在的本質無可替代。

剛開始跑新聞時,有位資深的前輩說過,「今天的新聞就是明天的歷史」,這句話給我的另一層啟發是,新聞媒體的角色很像古時候的「史官」,必須傳遞真相、不畏強權勇於針砭。台灣其實不乏有操守、有風骨的新聞媒體人,只是,在一切講求速度與收視率的媒體生態下,仍能夠堅持捍衛獨立媒體的客觀公正,我相信新唐人絕對提供了這樣的平台,是一個指標。

兩岸開放觀光以來,不少中國人士,透過各種來台旅遊的機會與管道,向我們揭露中共政權迫害人權、魚肉百姓的真相。他們在無助中找到值得信賴的媒體,抱著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勇氣與決心,將自身的遭遇,希望通過新唐人的揭露,能給他一個光明清朗的未來,或至少留下在人間的清白,而這正是對我們的媒體懷抱著一種莫大的信任,我相信這也是身為新唐人的每一位夥伴,都同感光榮與神聖的一刻。


文章來源:NTDLife新唐人季刊2017夏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