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寫實油畫___超越時空的感動與昇華

文/謝春華 新唐人人物寫實油畫大賽專案經理

藝術源於生活,而高於生活。藝術,或說人生的價值在哪裡?從畫家精心創作的畫作中,我們可以細細體會到,在歷史傳統畫作中,人物畫是極其豐富的題材。新唐人電視台自2008年舉辦首屆「全世界華人人物寫實油畫大賽」,至今第五屆的報名已經熱烈進行中,為的就是找回純真純善純美的正統藝術價值!

在繪畫欣賞中,通常評量一幅人物畫時,我們首先會看到的是:這畫面上畫的是一個人呢?還是二個人的互動?三個人的組織?或是多人的大場面構成?還有,為什麼「畫」能感動人呢?

再現人物和時代精神的肖像畫

《卡斯提里奧尼畫像》(Ritratto di Baldassarre Castiglione,Portrait of Baldassare Castiglione)是義大利文藝復興盛期畫家拉斐爾(Raffaello Sanzio,1483 ~ 1520年)的作品。傳說拉斐爾的性情平和、文雅,和他的畫作一樣。

卡斯提里奧尼是拉斐爾的朋友,一位法國駐英國的大使、人文主義者、歐洲暢銷書「廷臣論」作者。在畫中,這人矜持、莊嚴、友善、沉靜、有著與儀表相符的身分。穿著服飾講究顏色配置和布料質地,可以說是文藝復興時期宮廷貴族的代表人物。畫中褐黃主色調加上稍許的銀灰與白,顏色在光線明暗下閃耀著光彩。優美的輪廓線富含韻律;藍色的眼睛、敏銳的眼神直視觀者,顯得特別逼真。他的風貌、人物個性,透過拉斐爾圓熟的筆觸色彩、單純又生動的表現出來。其造形、色彩在恬靜秩序中,很是傳神。透過這幅畫,讓我們深刻認識了文藝復興時期的人物和文化精神。
為藝術真實再現、為忠實表現神所造的人和萬物,藝術家努力於日臻完善的技藝。仔細觀察,拉斐爾所有的作品中都充分體現了這個原則。

拉斐爾,《巴達薩列.卡斯提里奧尼畫像》(Ritratto di Baldassarre Castiglione,Portrait of Baldassare Castiglione),約1514 – 1515年,畫布、油畫,82 × 67公分,路易十四藏畫系列,法國巴黎盧浮宮。(公有領域)

深厚的友誼和發人省思的隱喻

霍爾班(Hans HOLBEIN the Younger,1497 ~ 1543年)在1533 年受邀畫了《使節》(The Ambassadors)這幅畫。畫面左邊的人是法國年輕貴族丹特維勒,奉法蘭西斯一世之命到倫敦擔任使節。他右手握著短劍,華麗的劍鞘上注明了他當時的年齡:29歲。右邊是他的朋友賽爾弗,一位出色的學者,幾年前才受命為拉沃城主教的職務,在他的肘下方的書上也注明他的年齡是25 歲。1533年,喬治到倫敦拜訪丹特維勒,兩人請霍爾班為他們的友誼留下了這永久的紀念。

畫中兩個人的相貌、站立的姿勢,身上穿著的絲綢、天鵝絨、毛皮和金色的纓綬等服飾豪華,都精細寫實描繪,顯示他們是擴展人類知識新領域的學者,也是權勢赫赫的貴族階層,是文藝復興時期中的非凡人物。

兩個朋友中間的雙層木桌子上擺滿了包括音樂、天文學、製圖學等等,顯示他們豐富學識和文化的東西,代表了教育的四大學科﹕幾何、算學、天文、音樂。上層的土耳其桌巾上陳列的天文和航海儀器中,其中一個筒狀日晷儀標示了當時日期為四月十一日,另一個多角形日晷則標示了一天中的兩個不同時間。而象徵和諧的魯特琴斷了一根琴弦,可能暗示當時宗教在新教和天主教之間的紛爭,也暗喻了世事的脆弱。

魯特琴前翻開的書頁是讚美詩集;畫面左上角的邊緣,有一個小小的十字架上的耶穌像,側面對著畫中的兩位主角。

畫面的馬賽克地磚中央,以變形的手法隱藏了一個骷髏;正面看不出來畫的是什麼,從左側斜下方或右上方以貼近畫面的角度才能辨認出它的形狀。骷髏頭是「死亡」的隱喻,指出一切人類的榮華富貴、功業成就,都是虛幻無常、瞬息即逝的東西。從正面欣賞作品時,畫面的精致、逼真表現的是現實景象,而下方的骷髏只是一個模糊不清的幻影;可是當角度是看清它的形狀時,當骷髏成為現實時,原先華麗的場景就變成了虛幻。

霍爾班這幅《使節》充分表現了霍爾班對透視法的掌握能力。他仔細刻畫出法國大使和他的朋友真切的友誼紀念,反映了當時英法兩國的政治關係與當時宗教氛圍的社會背景,同時,隱喻了人生哲理。

霍爾班,《使節》(The Ambassadors),西元1533年,油彩、橡木,207 x 209.5 cm,英國倫敦國家畫廊 (公有領域)。

頌揚神在人間的愛

大約在1507-08年間,達芬奇(又譯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1452~1519)受法王路易十二的委託,開始著手畫《聖母子與聖安娜》(Sant’Anna, la Vergine e il Bambino con l’agnellino ,The Virgin and Child with St. Anne,收藏於盧浮宮),這幅畫構思和他早期的素描《聖母子與聖安娜、施洗者聖約翰》(Cartone di sant’Anna,約1500 -1505年,收藏於英國國家畫廊)相近,但題材上達芬奇以羔羊代替了施洗約翰的位置。

畫面人物的安排集中,形成一個以安娜為頂點的三角形構圖。安娜懷中的瑪利亞是坐在安娜膝上,向前意欲抱回聖嬰,聖嬰則緊抓著象徵犧牲的羔羊﹕三個人物感情細膩,一個接著一個,其中包含著嚴肅的宗教意涵和複雜的人類情感。年幼的耶穌抓著羔羊,回首看著母親,顯示其超越年齡的活動力和堅毅。他義無反顧地選擇了為人受難的未來:擔當了世人的罪,卻被當時不信的人釘在十字架上。耶穌曾說「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瑪利亞聖潔慈母的人性,似乎不忍孩子犧牲的命運而意欲挽回,她的衣袍和手部的簡略顯示這件作品尚未完成。安娜的容貌經過精心刻繪,眼神安詳而超然地望著眼前的家人,臉部表情歡喜而慈愛,予人以親密的美好氣氛。畫面的背景採用了空氣遠近法,烘托出畫中的人物與後面的自然背景之間的和諧關係,給人以真實可信的感受。

傳統聖家族的畫中,多描繪耶穌的神性;達芬奇以人間家庭的天倫之情、和極其細微、深刻、精致的描繪來表現、歌頌著神的不朽,使畫面洋溢著不可言喻的神聖光輝。

達芬奇,《聖母子與聖安娜》(The Virgin and Child with St. Anne),1510~1513年,168×130 cm,法國巴黎盧浮宮(公有領域)

展現當今藝術回歸傳統的輝煌平台

以精熟的傳統學院派寫實畫法表現的《新裝》,畫中的女孩穿著白色上衣、藍色牛仔褲,手裡拿的時尚純白新裙。人物皮膚、衣服的質感細緻,五官面貌、明亮的眼神專注,長髮垂肩與雙腳的動勢形成女孩年輕優雅的律動感,形象端莊超俗,神態平靜樸實。平和中深思與瞻望。傳統中,白色往往象徵純潔;穿著白色衣服、手裡拿的也是白色衣服,反映了畫家的思想境界,在去舊換新的意義,和人生追尋美好理念的堅持。《新裝》是2011年新唐人電視台主辦的首屆「全世界華人人物寫實油畫大賽」銀獎。

亦真,《新裝》,2008年,油彩、畫布,80 x 50公分

《迫害中的堅定》這件作品是畫家繪畫現代中國境內二十多年來發生的違反人權、扭曲人性的政權侵凌善良人民的題材。畫面年輕女孩被關押、長時間雙手反扣吊、用鐵絲鐵鏈綁著的多塊磚掛在頸上加重痛苦,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百多種手段之一。

在無理的侵權迫害中,暗色調的背景光影變化、鐵框柵欄重疊反覆,雙手反扭和垂掛的磚塊,讓人感受到女孩內心承受壓迫的痛苦和外在沉重的壓力。

白色的衣服上、臉上斑斑舊傷痕,嘴角和磚塊上的鮮紅血跡、柵欄上和地上的暗紅都叫人痛心。經受迫害女孩的皮膚、頭髮,衣衫、牛仔褲、鐵絲鐵鍊、磚塊、鐵欄等寫實刻畫,地上破碎的磚塊和撕毀的所謂「三書」( 即「 認罪書」、「悔過書」、 「保證書」)對比泛著汗水和光的前額髮絲糾結、亮暗對比,女孩堅定明晰的眼神讓人感受到她緊守心中的善念真理和堅忍精神。

人物比例、空間層次、結構精準,統一的光影交織中主題清楚,畫家細膩畫出另人錐心欲淚的感受,揭發了瘋狂的政權不為人知的迫害善良。女孩受難中平靜直視、清澈明淨的眼神令人動心。雖然身處在黑暗中,相信光明一定會來。這幅畫榮列2011年第三屆「全世界華人人物寫實油畫大賽」金獎。

清心,《迫害中的堅定》,2011年,油彩、畫布,35 x 58 英吋

「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為全世界的人們提供了一個藝術家展示才華、共同促進傳統寫實油畫藝術的平台。歡迎畫家以「純真 純善 純美」為宗旨、以正統的學院派寫實技法,創作出表現光明、正義、善良、美等內涵、具有傳統價值的人物油畫作品,歡迎全世界的藝術愛好者踴躍參加,一起發揮天賦才華,共創藝術回歸傳統的時代潮流。

報名詳情請上油畫大賽網站:http://oilpainting.ntdtv.com/
熱線電話:台灣:0800-281-182 台灣以外1-646-736-2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