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醫生替我解痛

在現在的內科診所裡,「咳嗽混合液」是止咳的一個很重要選項。這個混合液裡面止咳用的是例如codeine類的局部麻醉劑,甚至也有用麻醉藥嗎啡的;這個事實我們知道嗎?

文/胡乃文

上海同德堂中醫師 新唐人談古論今話中醫節目嘉賓

 

「醫生,我頭痛,給我開藥,讓我不再疼痛吧!」以上場景,是任何一個醫院診所都常見的!談一談治病的邏輯問題。

 

中醫、西醫,還有各種不同的醫學醫術,包括韓醫、漢醫、藏醫、苗醫……,還有例如台灣民間特別的草藥醫,都是在不同地域不同特殊情況下產生的醫學醫術,很多難治的病情,在他們的手中也有不少病情獲得解決,不是絕對靠中醫或西醫的。

 

不管哪一種醫學醫術的治病初衷,都是一樣:就是為了解除病人的痛苦。例如發燒是一種痛苦、頭痛是一種痛苦、便秘是一種痛苦…,世上的痛苦真是太多元了,一時也說不盡。

 

解除痛苦的方法,看不同的醫生有不同的思考模式。有的醫生是從表面上解除痛苦,把那個痛苦當作病來治療;有的醫生是從根本上解決痛苦,找出生病和痛苦的原因,找出治療的方法來。

 

一種是把痛苦當作病來治,發燒?用藥退燒;血壓高?用降血壓藥…。有部份的醫師這樣做,疼痛:用止痛藥最快!咳嗽:用止咳藥水!流汗太多:止汗…。止痛藥有沒有副作用?止咳藥水有沒有副作用?止汗的藥物呢?還有其它許多的病痛,各有各的抑制病痛方式。

 

另一種是找到產生痛苦的那個病,治好它,這算是比較根本且有效的方式。西醫的醫生檢查那個病痛是否病菌感染,病菌感染就用抗生素治那個發燒的來源,可有時發現那病痛不是病菌感染,會覺得碰到了棘手問題。換作是中醫師的話,就端看那個發燒是屬於傷寒?屬於傷風?屬於溫病?用不同的方式如發汗、清熱…對待治療,更根本的治癒那個病情。血壓高也是一樣,找出它致病的原因,才是根本。

 

在台灣有一個民間的說法:「泥水匠怕抓漏,醫生怕抓嗽」;的確,治療咳嗽在許多醫生的眼裡很難。當然,大部份醫生還是在病毒病菌氣管阻塞等等方面找治療咳嗽的方法,用盡各種方法仍然有治不好的時候,只能想辦法先止咳。在現在的內科診所裡,「咳嗽混合液」是止咳的一個很重要選項。這個混合液裡面止咳用的是例如codeine類的局部麻醉劑,甚至也有用麻醉藥嗎啡的;這個事實我們知道嗎?

 

大汗是個很難治療的病情,有的醫生使用膽素抑制劑阿托品可以抑制出汗,可它的副作用包括了腸胃的蠕動不良、心臟跳動的速度改變、膀胱括約肌收縮不能排尿…;局部切除交感神經可以止手汗,副作用也是很難估量的。

 

醫療,這個自古就有的行業,近百年來科學的發展速度令醫學醫術也有長足的進步,可人體的奧秘至今仍然有很多不解之迷,快速控制由於有病所致的痛苦可能容易達成,但把造成痛苦的那個病治好,還的確有它的進步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