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善 Compassion in Taiwan

台灣人的善良與活力今年夏天,第四次踏足寶島台灣的土地,跟前三次不同,這次不是匆匆的過客,而是會放慢腳步待的久一些,像是個在地的居民,因為得到中華民國外交部的「台灣獎助金」,又承蒙台大公共經濟研究中心的惠顧,得以在台大社科院的公共經濟研究中心做訪問研究,研究台海兩岸的經貿關係和相互依賴性。


逛夜市樂趣多
在信義區的住所,離通化街、臨江街夜市不遠,晚上逛逛夜市,品嚐台灣小吃,是人生一大樂趣。每天居住在這裡,更可以細細的體察民情、民意,發現台灣最大的特點之一,尤其是和中國大陸最大的不同,是台灣的「平和」和「良善」。就是說,從台北到基隆,以前還去過台南、台中、高雄、屏東,瀰漫在台灣社會和風土人情之中的,是一個「善」字。在美國居住了三十年,發現美國人也很善良,但和台灣的善不同。美國人的善,是外放、熱烈、直率的;而台灣的善,則是內斂、溫和、與含蓄的。

台灣人的質樸與善良

台灣民間和社會的善良、細緻、和溫馨,俯首可見,比比皆是,時時的讓人感到靜靜的暖流和震撼。同道和朋友們的熱情就不用說了,陌生人的善,也很容易體察到。台灣的飲水機上,常有格外的按鈕,防止人們不小心按了熱水的鈕,流出來造成燙傷。台北的捷運站、便利店、公寓樓、辦公室門口,常有多把多餘的雨傘,供下雨時沒有攜帶雨具的人們隨便免費取用,也親切的提醒人們用後歸還,讓善念繼續傳播出去。一次在樓下的早餐店點餐時,對牆上菜單看不甚懂,看到蛋餅前面有「火腿/香腸/鮪魚/咖哩/起司」的字樣,就說我要一個帶火腿、香腸、鮪魚的蛋餅,女主人說不好意思,您只能選一樣,很對不起。她沒有責備我不懂亂點,還善意的抱歉,讓我反而感到不好意思了。

還有一次從國家圖書館回住處,路上看到有賣烤番薯,一斤70元,我問一粒番薯多少錢,或一斤大概有幾個,因為我只想買一個吃。賣番薯的老婦非常善良,可能以為我嫌貴了,給我秤了一個番薯後,略帶抱歉的口吻說,好多年沒漲價了。還有一次,頭一天到台大校園,問一位學生模樣、戴眼鏡的男生,用餐的地方在哪兒,他就指了幾個地方。過了一個星期後,在一家餐廳點餐的時候,一個戴眼鏡的人走近來,就是上星期給我指路的學生,他說您上星期問及好吃的地方,我沒有告訴你完全,還有某某、某某、某某等地。我很驚訝他怎麼會記得我、認出了我,還不厭其煩、再次的善意提供訊息。

台灣的善良,是內斂、溫和、和含蓄的。那天在電視上看一個政論節目,幾位台灣名嘴在評論政府的某項政策,其中還有一個來自大陸的學者作為嘉賓。一聽就知道不是台灣人,因為他的語調、語氣、表情、和身後的東西,就是跟台灣人不一樣。台灣民間原始和淳樸的「善」,似乎是來自中國大陸的人們中,所罕有和少見的。台灣社會的安寧、平和,應該也來源於這個「善」,因為善良的人們一定是平和、溫良的;激烈、暴戾的社會,一定是因為人們的善念的缺失所致。


台灣人為什麼這麼善良?這些天,筆者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人的善心和善念,究竟是從哪裡來的呢?善,在台灣有台灣的特色,與美國人的善不同,保留了中國人傳統的觀念和特質。但善顯然是是跨越國界的,是跨越文化,也跨越種族和膚色的。在中正紀念堂、國父紀念館、台北101、故宮博物院,到處都能夠看到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在告訴人們真相,這是在中國大陸看不見的,也讓來自中國的遊客目瞪口呆。加上台灣各地隨處可見的佛堂、寺廟、祭祀、崇拜的場所和虔誠的人們,任何人都不難做出結論,社會的善念,一定是源於對神佛的信仰,是人的正信和正念,才保留了其善心和善念。

台灣101前的法輪功學員 台灣的善,對台灣本地人來說可能司空見慣、習以為常,因為這是社會的常態。這當然很好。但對許多大陸人、去台灣旅行和訪問的大陸人,遭遇這些「善」卻是一個驚喜和意外的「發現」,這是因為「善」在有些地方不是常態,而是一種罕有的奢侈。這就很糟。本來,善是我們每個人本來就應該有的特質,但至少在很多地方,它是缺失的了。怎麼辦呢?國父紀念館前法輪功展板上「真、善、忍」三個字,可能就是補救的辦法。

善是與生俱來的,但它也是有可能會丟失的。如果我們知道善的來源是對神佛的信仰、正信、和正念,那人的所為偏離了神佛給人們的界定和安排,在道德準則上的安排,在社會形態如兩性婚姻上的安排,我們就可能會失去善,就可能失去我們社會中最美麗、最優秀、最能感動人的東西。在世界許多地方我們已經看見,善念的流失,傳統的背離,會導致變異的浮現,人心的魔變,人慾的放縱,和毀滅的來臨。身在寶島,如果可以與台灣鄉親們共勉的話,恕筆者直言,那就是,台灣有善,我們要守住內心的善。


01Frank Xie Color_DSC05332

文:謝田

中華民國外交部「台灣獎助金」獲獎學人
國立台灣大學公共經濟研究中心訪問學者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Frank Tian Xie, Ph.D.
Fellow, ROC MOFA Taiwan Fellowship 2017
Visiting Scholar,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John M. Olin Palmetto Chair Professor in Business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