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大王旗豈可在台灣飛揚?

01frank-xie-color_dsc05332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 謝田
Dr. Frank Tian Xie
John M. Olin Palmetto Professor of Business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前些日子在什麼地方看到一幅圖片,好像是在臉書上吧,是一群人在台北的一個旅遊景點,在欄杆之後,立起了一面面中共的五星紅旗。血腥的旗幟在自由社會的台灣飛揚,顯得特別的扎眼,觸目驚心,也非常的令自由社會的人們,尤其是關心台灣、關心自由的海外華人們,感到格外的傷心。華人社會最後的一塊樂土,一塊淨土,一片自由的土地,已經淪陷了嗎?!並且,令人驚悚的是,難道中共的魔掌已經這樣全面的伸入台灣社會了嗎?是不明真相的人們在引狼入室? 還是另有用心的人在濫用神聖的言論自由的理念,作為實施恐怖威脅的武器?


台灣社會已經嚴重的被中共給徹底的攪亂了:台灣的媒體被中共滲透,中共的宣傳可以在台灣暢通無阻,但台灣的聲音在中國大陸被銷聲匿跡;中國的有毒食品、有害食物大舉侵入台灣,台灣優良的水果進入大陸卻受到重重的阻力;中共的特務和代言人在台灣干擾、騷擾、污衊台灣的法輪功學員,無視這些法輪功學員的自由信仰權力;中共的五毛和代理在台灣大打出手,無視台灣的法律和社會秩序;台灣人去大陸旅行、給中國大陸帶去外匯和現鈔,沒有任何問題,中國大陸民眾去台灣旅行,卻成為中共當局外交上的籌碼…。

這樣一個從全方位對台灣進行滲透、騷擾、破壞、顛覆的專制政權,得以讓他們的代理和特務,對台灣人民進行肆無忌憚的恫嚇,這難道是正常的嗎?言論自由,信仰自由,集會和示威遊行的自由,當然是正常社會裡,民眾必須享有的自由權力。這些諸多自由中最根本的一條,就是言論自由。美國小學一年級的學生,都知道美國是保護言論自由的國度。但是,問問每一個小學生,他/她都會告訴你,自由『freedom』不是“free”(免費)的,自由是有前提的,言論自由是有條件的;人們有表達自己的思想和信念的自由,但任何人都沒有在人員密集的劇院裡、惡作劇的喊“起火了”的“言論自由”。因為,言論自由是保護個人的,也是保護社會的。

在西方,言論自由的定義,一般是這樣的:
「Freedom of speech: The right of people to express their opinions publicly without governmental interference, subject to the laws against libel, incitement to violence or rebellion, etc.」
這是說,首先,言論自由是人們在公共場合表達自己的觀點的自由,這種表達不得受到政府的干擾;並且,這種表達還不能違反關於誹謗、煽動暴力、和煽動叛亂的法律。任何涉及誹謗、煽動暴力、煽動叛亂的言論,都是被禁止的,做出這種言論的人,不僅不受言論自由法律的保護,反而會受到法律的制裁。

中共的五星紅旗所代表的,不是全體中國人民,而是中共的邪惡政權。這個政權沒有執政的合法性基礎,也對中國人民犯下了滔天的罪行,在六十年的暴政期間,屠殺了8千萬中國人民。他們不是經過正常選舉、經過授權、經過合法程序執政的團體,他們只不過是綁架了中國大陸的13億人民、用暴力和謊言實施獨裁專制的團伙。中共作為一個民間團體,甚至沒有在政府機構正式註冊,中國民政局的註冊檔案裡,根本就沒有這樣一個“民間團體”!這樣的犯罪集團,他們的象徵,他們的血腥的標記,這個代表著中共至高無上的權力、並卻剝奪了中國人民權力的旗幟—五星紅旗,不是一個中華民族的象徵,也不是中國大陸民眾的心聲,而是十足的一個恐怖和暴力的圖騰!

美國不會允許伊斯蘭國(ISIS)的旗幟在美國飄揚,美國和歐洲各國甚至不允許美國公民和歐洲公民加入伊斯蘭國,試圖取道土耳其、前往伊拉克或敘利亞加入伊斯蘭國的人,會被在機場攔截,會被逮捕入獄,因為這是資敵、助敵、加入敵人的陣營。美國政府的做法,沒有違憲,沒有違反言論自由的法律—美國憲法的第一修正案。美國民眾認為,美國政府限制、取締伊斯蘭國的舉措,正是在實施政府必須的職責。

有人因為台灣法輪功學員的和平請願、講清真相而舞動中共血旗,有人因為大陸遊客不能來台灣旅遊而插起中共血旗。這些人忘了,中國人民沒有自由,而且,中國人民剛剛喪失了自由自在的去台灣旅行的自由,因為他們旅遊台灣的權力,因為政治因素,被中共粗暴的給剝奪了。不是中國大陸的人民不願意去台灣旅遊,而是他們在暴政的淫威之下,沒有辦法去否定政府的邪惡規定。在這樣的時刻,不去反對中共政府的錯誤行徑,反而替中共發聲、向台灣的民選政府發難,這樣的台灣民眾,不是在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力,而是放棄天良,在助紂為虐!

中共的血旗,是中共心理戰、超限戰的一部分,中共血旗對台灣的威脅,不下於幾百枚導彈對台灣的威脅,甚至比導彈 還更具有對社會的殺傷力。民主和自由,是保護人民的,不是被恐怖主義利用的工具,不是讓自由的人民恐懼的理由。允許中共恐怖主義的旗幟在台灣的空中飛揚,在台灣威脅自由的人民,是政府的失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