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正在寫歷史

去年底本台播出的紀錄片《小白鶴的報恩:來自天堂的信差》廣受觀眾的歡迎,大家都想再多知道一點關於小白鶴的故事。於是,本季邀請了製作這部影片的靈魂人物–邱銘源大哥,來為大家說說更多關於小白鶴或者說因著這隻小白鶴勾引起的更多對我們所處的環境與土地的關懷,從我們自身做起,就像邱大哥說的,咱們老老實實的來實踐吧!


文/春雷環境學社 創辦人 邱銘源

圖/春雷提供

節氣大雪的那天早上,我還困在工作的泥沼,只能利用短短的一個小時,準備行李和攝影器材,行色匆匆的趕往機場,準備前往中國江西的鄱陽湖,和保護區管理單位、當地白鶴研究學者以及國際鶴類基金會(ICF)的專家,進行一場關於小白鶴未來的請益與對談。這一年來,國內外的奔波,已經讓我已經養成備戰的狀態,總有一個背包,隨時準備出發遠行打仗,我們就像小白鶴的地球防衛隊。

我們搭著渡輪,穿著雨鞋腳踩著泥濘,走了十多公里的草澤與灘地,在一片迷霧與寒風中抵達鄱陽湖的保護區,江西省永修縣吳城鎮的荷溪村周邊,一個面積一萬倍於金山清水濕地的保護區,一個比台北市大十倍的候鳥王國,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白鶴,都在這裡渡冬,我帶了張尋鶴啟事給當地的管理單位,我想小白鶴的爸爸媽媽一定也在這裡,白鶴都是成鳥與幼鳥組成飛行單位,空中飛翔著總是三鳥成伍的戰鬥編隊,我拿著望遠鏡,竭盡眼力,搜尋少了一隻亞成鳥的家庭,期待能告訴他們,在台灣還有一個白鶴孤兒,離家六千里,但他在台灣過得很好,請大家放心。

那年的鄱陽湖雨水太多,造成白鶴渡冬的主食「苦草」淹在水面下,無法供白鶴食用,這群八十多隻的白鶴,只能辛苦的回到休耕的農地,一顆一顆的找尋掉落的稻穀,研究的學者告訴我們,因為這樣的氣候變遷,造成白鶴覓食的時間拉長,每天至少要花近十二個小時覓食,也因此特別怕人,離我們最近的白鶴族群,距離也有三百公尺,這天,因為我們的出現,害他們不斷的起飛警戒,浪費更多的體力,拉長覓食的時間,讓我深感愧疚。也讓我更感同身受小白鶴在台灣的幸福,距離那麼的近,吃得那麼的好。

小白鶴在台灣停留了521天,心裡頭有很多的感動,這段漫長的日子,雖然不斷和公部門對談與拉扯,但總算能感動少數有心的公務人員,一起擘劃願景,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減少農民與地主的餘慮,向有俠義之風的中央社黃旭昇先生,在我們與公部門一路的折衝與困境中,總能貼心的適時出手,讓事情往對的方前進,雖然改變還是很慢,雖然政府對於執法的決心總讓人有更多的期待,但很高興農業局的李玟局長,是一個有擔當願意做事的好長官,讓我們一路走來有最棒的支持。

過去我也在公職服務近二十年,心裡頭一直很清楚一個重要的價值,「懲惡揚善」才能帶領民心走向未來,對於基層公務人員,我總是不斷的鼓勵他們,如何從「屢戰屢敗」的消極心態,轉換成「屢敗屢戰」積極作為,因為,我們都在寫歷史,我們都在實踐「人在公門好修行」的傳統價值,公部門過去的無力感,讓我想起台灣的食安危機,所有問題的源頭,都因為公民的漠視,造成公部門的顢頇無能,所有的問題都因為,大家自掃門前雪,而終究受害的是我們自己。於是春雷學社不願當網路的酸民,我們站出來扛重擔,我們自己善盡公民的角色,讓一隻來自西伯利亞的孤兒,在台灣受到最好的照顧,因為一隻鳥,改變了一個老農,改變了一塊土地的未來,鼓勵了更多勇於任事的公務人員,這個美麗的故事,甚至登上了俄國西伯利亞時報的頭版,標題大字清楚的寫著「Thanks people of Taiwan」,感謝我們照顧來自他們故鄉的孤兒,這是多麼動人的一刻,民間的努力,讓台灣的愛心登上了國際新聞的頭版。

只要有心,只要老實的實踐,我們都在為台灣寫歷史,難道政府還要花大筆預算,買媒體公關行銷台灣嗎?小白鶴的故事在很多貴人的幫忙下提出了金山倡議的政策,期待找出民間版濕地保育的行動方案與長期政策的支持,甚至我們自行租地成立了金山的環境教育中心,小白鶴離開之後,金山的友善耕作面積從0.5公頃增加40倍到今天的21公頃,農民收入倍增,金山1800個學生有地產地銷的友善稻米可以做為營養午餐,候鳥因此而增加了21公頃的友善棲地面積,只要有心,只要堅持,我們一定可以達成我們的願景。

莫忘初衷但也別忘記:這是一個多元的年代,尊重每一種不同的境界與聲音,在人生的道路上,將心比心微笑向前,只有包容,只有彼此尊重,這個世界才會更和諧與美好。這一切的改變,讓我更清楚的體認,台灣要好,需要各位熱情的支持與鼓勵,問題的源頭,在於公民的力量的凝聚,讓我們一起寫下這歷史不朽的一頁,就從支持台灣的環境復興運動開始,而只要老實實踐,我們正在寫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