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影嘸?金融海嘯一觸即發

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轉眼已將過十個年頭,在主要國家QE(量化寛鬆)政策下,全球經濟在歐債危機和地緣政治風險下,卻出現一波景氣復甦態勢,尤其資本市場更呈現多頭走勢。

吳惠林     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經濟復甦假象?

以美國來說,道瓊指數漲至二萬四千多點,從金融海嘯低點漲了近三倍,那斯達克也有數倍漲幅。歐洲的德、英、法諸核心國家都出現多頭榮景,連飽受歐債危機衝擊的「歐豬」各國也多從谷底回升。

就亞洲來看,印度、東南亞等新興國家的資本市場漲勢強勁,東北亞的日本和南韓也創下波段新高。至於台灣,雖然漲勢相對遲緩,在外資的拉抬下,股市在2017年5月上萬點之後,一直盤旋著,已創下史上最長紀錄,而2017年的經濟成長率也上修至2.5%,預測2018也可「保二」。

不過,在一片大好的經濟榮景下,卻也時不時地出現泡沫化的警示。畢竟全球多頭走勢其實不是來自基本面的明顯改善,而是各大央行實施QE政策放出大量游資新政。由於資金並未流向實體經濟,致經濟成長的力道疲弱,一旦QE政策停止轉向緊縮,資金活水中止,1930年代經濟大恐慌、1970年代停滯性膨脹、2008年金融海嘯就會重演,備受關注和議論。

前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主席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2017年7月31日接受《彭博社》訪問時,就表示:「2008年以來,我們處於一段經濟成長及通貨膨脹低的時期,這是由於資本投資和生產力增長驟降。但情況即將改變,並非經濟成長會加速,而是通膨將升溫,停滯性通貨膨脹將來臨,我們正進入另一個階段-那就是1970年代以來從未見過的停滯性通貨膨脹(Stagflation)。……一旦債市爆發抛售潮,股市將特別受衝擊,因為若實質利率跳升,剩餘少數估價仍高漲的資產將遭遇挑戰,投資人恐怕會急忙抛售股票。」他憂心的資產價格泡沫是在「債券市場」, 而美國Fed已在2017年12月14日宣布升息1碼,正式啟動升息行動,金融泡沫破滅的黑天鵝隨時會出現,有必要繃緊神經密切注意。

金融風暴即將捲土重來

拉娜·福洛荷(Rana Foroohar)在2016年的暢銷書《大掠奪》(Makers and Takers)中告訴我們,以「蘋果」這家美國最大企業為首的大公司都偏向如何從「財務」工程而不是「傳統」工程來賺錢,熱衷從事金融遊戲,已採取華爾街的思維,開始運作得像銀行,用大筆借來的現金購買企業債券。這種重視短期又高風險的做法,在2008年幾乎翻覆了全球經濟,如今又變本加厲,不但更拉大貧富差距,阻礙了經濟成長,並威脅到人類的未來。

到底金融危機有多嚴重、多可怕,在這本《下一波全球金融危機》

(The Road to Ruin)書中,瑞卡茲(James Rickards)為我們描述得淋漓盡緻。英文書名「到毁滅之路」已夠讓我們怵目驚心,會不會危言聳聽?或者類似水晶球預言?瑞卡茲應用索馬里(Felex Somary)這位被他稱為20世紀最偉大經濟學家(但被完全忽視)的方法-病因學、心理學、複雜學和歷史-重新拾起索馬里遭遺落的金融愚行線索來推測危機崩潰點。

「到毁滅之路」聲音響起

經由對歷史的剖析和嚴謹的研究之後,瑞卡茲告訴世人,金融危機已取代動能戰爭,成為複雜系統動力的核心,而1998年和2008年的金融危機只是警訊,是一場無法想像的災難之前的震動,它們是2018年金融地震的前震和前震撼。可怕的是,一般的地震在累積的能量釋放完之後會停止,但金融地震會引發系統性危機而持續,而由於過去金融危機出現後各國政府採用錯誤的紓困政策,所累積的負能量非常之多,使爆發震動力度難以想像。瑞卡茲強調說,這不是臆測,而是系統動力推測的結果。不過,他也安慰我們,這個結果並非無法避免,懸崖勒馬需要「縮小銀行規模、減少衍生性金融商品、降低槓桿,以及有可靠的貨幣,也許要與黃金聯繫」,但他卻說眼前看不到任何這類補救,只見系統崩潰逐漸逼近。

瑞卡茲又告訴我們,在一場規模比前次呈現級數性擴大的金融危機已隱然成形的當兒,全球的菁英們(有權勢者)有一個大膽的計畫,將用來保護自己免於災難,那就是:開始囤積現金,在危機爆發時凍結全球金融系統,保護自己免於受害,且企圖隱瞞投資人一場即將到來的災難!

根據深藏在美國法典中的條文,美國政府被授予緊急經濟權,可以關閉股票交易所、停止自動提款機、凍結貨幣市場基金、指示經理人不得出售證券、實施負利率,並禁止擁有現金。而美國前總統小羅斯福就曾在1933年採取這種極端的措施-關閉銀行並沒收現金。斑斑歷史呈現血淋淋的教訓!

瑞卡茲指出,很有影響力的日內瓦國際貨幣銀行研究中心在2014年就對一小群財政部長、主權財富基金、銀行和私募基金提出一份研究報告(日內瓦報告),以一般投資人不了解的術語發出警告。傳達這樣的訊息:過去八年來眾人所說的經濟回春其實是假的。在過去兩年來的準備中,全球菁英正默默地囤積現金和硬資產。即使是現在,一些非正統的法規也已悄悄就緒,允許監管機構在自稱的緊急狀態下,只要按幾個鍵就能凍結所有資產。他說:「世界各國政府正無恥地共謀對付它們的人民。你們的貨幣(存款)可能會看得到卻摸不著。」

法西斯主義已悄悄降臨

他引用1950年故世的偉大經濟學家熊彼得(Joseph A. Schumpeter,「創造性的破壞」創新理論的提出者),在1942的著作《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與民主》(Capitalism, Socialism and Democracy)所預言的,由於資本主義實施的太成功,財富大量增加導致滅亡,而社會主義(以社會福利為代表)趁勢而起,最後則是法西斯主義當道,政府控制力在危機出現時大幅擴增,而警察國家、老大哥就在你身旁就將遍存。這麼駭人的景象真會出現嗎?

《彭博週刊》這麼評論:「……雖然剛開始我貶斥他只是危言聳聽,但他睿智的論述很快說服我,我們確實有值得擔心的理由……他描繪的景象雖然黑暗,但論據深廣而令人嘆服!」我同意這個評論。

在這危急的時刻,有沒有防衛之道呢?「有!」「以知識武裝自己!」而讀這本瑞卡茲「綜合最尖端行為經濟學、歷史和複雜理論寫出的指南書」,或許就能作聰明思考,迅速採取行動,讓自己高枕無憂地配備保全自己財富所需要的知識。

在全球菁英正計畫在全球危機爆發時將像趕羊群般驅趕我們、保護他們的財富時,只有在我們依然自滿和不警覺時才能奏效。而讀這本書之後或許就能夠避免呢!但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