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德斯和奧寇太茲該看看台海兩岸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 謝田

文/謝田(Frank Tian Xie, Ph.D.)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
John M. Olin Palmetto Chair Professor in Business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美國總統川普先生真是非常的不容易,在美國做了一些正確的事情,就受到了非常大的反對和非難,誠如孟子所言,「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在美國之外,他要面對金三胖這樣的國際小混混、心狠手辣的獨裁者,在美國國內還要面對民主黨和左派的瘋狂反撲。
民主黨的議員們就在川普訪問河內之時在眾議院舉行聽證,試圖要從川普的前私人律師、已經因為撒謊被判決入聯邦監獄的科恩那裡套出什麼不利於川普的話來。獨立檢察官穆勒的調查更是荒謬,查不出通俄的證據,仍然四處獵巫,幾近瘋狂。但左派一次次的非難之下,川普似乎越戰越勇,被賦予了超人的智慧和精力,其本人和內閣出色的表現,不能不讓人感嘆是天命和神力之所為。
但川普的路還遠遠沒有走完,美國回歸傳統、保守的路依然漫長。最近的麻煩,是鼓吹和奉行社會主義的民主黨極左派人士紛紛出爐,登上舞台,把一個本應該早已丟到歷史垃圾堆的邪惡理念灌輸給美國的民眾,尤其是年輕的美國人。
人類社會說起來,人們真是很可憐。老一輩的人們可能飽嘗歷史的慘痛教訓,學到了什麼,知道什麼是該做的,什麼是不該做的,但他們把這些傳給下一代的時候,往往經常碰壁。年輕人往往不願意學習這些教訓,覺得離自己很遠,自己不會犯同樣的錯誤。人們總是很難接受反面的、負面的教訓,這可能是人類的通病。
在美國中年以上的人們看來,在美籍華人中在中國經歷過社會主義的噩夢的人們看來,社會主義是惡魔,是邪惡的理念,是摧殘人的社會模式,這是顯而易見、人盡皆知的事實。但對美國的年輕人來說,他們就是不這樣認同,反而任由自己的懶惰和不思進取拖垮了自己,總想著不勞而獲,所以社會主義的思潮在今天又開始氾濫,社會主義的代理人也進入了美國國會。美國民主黨已經被其中的極左派綁架,逐步偏離了傳統的民主黨理念,而進入了社會主義的瘋狂。美國國會兩院新近提出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就是最新、最可悲的進展。
「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的代表性人物是民主黨的參議員、來自佛蒙特州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民主黨眾議員、來自紐約州的女議員亞歷山德裡亞•奧卡西奧-寇太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桑德斯人們比較熟悉,他2016年參加總統大選在黨內初選中敗給克林頓。奧寇太茲則是新當選的激進派女議員。
羅斯福新政(The New Deal)是美國1929年經濟大蕭條之後,於1933年由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小羅斯福)就任後所實行的一系列經濟政策。其核心內容,是救濟(Relief)、復興(Recovery)和改革(Reform)。新政於1933年-1938年實行,包括「第一次新政」(1933-1934)和「第二次新政」(1935-1938)。救濟主要是針對窮人與失業者,復興是將美國經濟恢復到正常的水平,預防大蕭條的再次發生。新政實施之時,民主黨在美國國會兩院擁有絕對的多數。
在此之後的各屆總統,包括民主黨和共和黨,都大體保留了這些政策,但1970年代之後,兩黨共同支持減少對經濟的干預,新政中規範金融業的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也在1990年代被取消。新政緩解了大蕭條所帶來的經濟危機和社會矛盾,是資本主義體制自我完善的範例。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新政就基本結束了,但從那時建立的社會安全保障基金(SSA)、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美國住宅局(HUD)、和田納西流域谷管理局(TVA)至今仍在運作。
桑德斯和奧寇太茲的「綠色新政」,並沒有羅斯福新政產生的歷史背景和條件;恰恰相反,當人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更深刻的理解了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危害之後,人們更應該認識到這些左派極端措施非理性、反智性、和背後的陰謀。
「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的核心內容,是要「解決」全球氣候演變和經濟不平等的問題。它借用了羅斯福的新政的名詞,冠上現代的如可更新能源、資源效率等新名詞。在美國第116屆國會上,「綠色新政」作為參、眾兩院的兩個議案,分別由奧寇太茲在眾議院(H. Res. 109)和民主黨的馬州參議員馬奇(Ed Markey)在參議院(S. Res. 59)提出。
「綠色新政」要求在美國有十年的動員期間,達成的目標包括:保證每一個美國人有一個可以支撐家庭的工資的工作,個人假期和病假,帶薪假期,以及每個美國人都有退休金;保證每個美國人都有高質量的健保,可負擔的起的房屋,經濟的穩定和安全,清潔的水、空氣、食物;全民接受高等教育;在美國百分之百的使用清潔、可更新、零排放的能源;更新美國所有的房屋,以提升水電的效能;零排放汽車、乾淨廉價的公交系統、建設高鐵,等等。
麻省理工學院對此的評估結論是:「人們應該把綠色新政建立在科學的基礎上。」因為從科學技術的角度看,百分之百的綠色能源是根本做不到的。滑稽的是,按專家的估計,「綠色新政」如果實施,需要耗費100萬億美元的資金!100萬億美元是什麼概念呢,它是美國年國民生產總值(GDP)的5倍!民主黨人沒有人可以告訴美國民眾,這筆錢該從哪裡來!美國的智庫估計,這些資金分攤下來,相當於美國每個家庭要負擔60萬美元!
看到綠色新政的烏托邦式的字眼的大陸人,會會心的一笑,因為它似曾相識,人們從共產黨的欺騙宣傳中看到過這樣的字眼。來自社會主義國家的人們,都知道其荒謬之處。在世界上僅剩下的幾個社會主義國家中,恰恰是資本主義的治國理念在挽救這些崩潰中的社會主義經濟。部分美國人的頭腦,真的是被共產主義的幽靈給蠱惑了,才會提出這樣的主張。
其實呢,美國真應該把桑德斯參議員和奧寇太茲眾議員送去中國!中共也許會「歡迎」他們,他們也可能會覺得有「回家」的感覺。如果兩個人真有機會仔細考察中國社會主義經濟的失敗,為什麼只有資本主義能夠救中國,他們回到美國之後,可能就會改變一下他們的思想。當然了,考察過中國大陸之後,他們可以繼續考察台灣,看看同樣是華人,在自由社會和資本主義的體制下,其經濟和社會是怎麼樣的成功!
還好,社會主義的毒苗在台灣看來還沒有太大的市場,但善良的人們真的需要警惕,因為美國的社會主義思潮應該很快就會蔓延至台灣,這是寶島善良的人們需要嚴肅和認真對待的。

中間為亞歷山德裡亞•奧卡西奧-寇太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