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表象下的台灣選舉

文/夏小強 新唐人紐約總台《熱點互動》熱線直播時政評論員

圖/gettyimages

夏小強

今年台灣九合一選舉以民進黨失利、國民黨勝選告終。如果說此次選舉,還有什麼能使台灣人感到自豪驕傲的話,那就是台灣民眾的自由和民主,他們能夠用自己手中的選票,來決定誰來執政。

在短短的兩年多的時間,民進黨從大勝到大敗,真實地反映了台灣的民意。民進黨到底敗在哪裡?不同的人,可以從不同的觀察視角,得出不同的結論。

有評論認為,民進黨失利,主要是因為中共對台灣大選的干預和滲透,打壓民進黨造成的。誠然,中共政權這兩年來,加強了對蔡英文政府的打壓,限制了大陸遊客去台灣的旅遊,並且在台灣海峽進行軍事演習,作出武力威脅恐嚇等等。

如果把民進黨選舉失利的原因,全都歸結到中共干預大選,未免簡單化,也讓許多投票國民黨的選民難以認同。因為這些選民,對民進黨失望之後,只是把票投給了國民黨,並沒有投給共產黨,台灣民眾對共產黨的厭惡並沒有減少。但是,造成民眾這種轉投國民黨的因素,有很大程度上,是台灣人對台灣經濟低迷、社會現狀不滿造成的。更加重要的是,多年來台灣經濟對中國大陸的依賴,也造成了台灣民眾對中共持續打壓的深深恐懼。於是,出現了一種有些自我安慰的理論:這是一次拋開意識形態聚焦經濟層面的選舉。

可是,經濟的背後是政治。這一點,從來沒有改變過。

在台灣九合一大選之前,長期被視為國民黨溫和派的馬英九,從一度主張「不統、不獨、不武」,轉變為現在表示「不排斥統一」。

其實,多年來掛在政客口中的,所謂「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九二共識」之類的文字,都只不過是政治談判中的文字遊戲。

中華民國作為一個國家一直存在,具有一個政權統治的道統和法統,歷史上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是美國和西方世界犯下的一個巨大的歷史錯誤,也是歷史的恥辱。因此,堅守中華民國的正統性,是維持台灣穩定的基礎。

從同性婚姻最終公投受挫來看,台灣仍然是一個傳統文化佔主流的社會

川普上任之後,中美關係發生根本變化,川普政府對中共採取強力遏制政策,隨之美台關係也發生巨大變化。2018年3月16日,在獲得參眾兩院通過後,川普總統簽署了《台灣旅行法》,促進了台美所有層級的直接對話。

從中共官方的反應,就可以看出這個法案的份量。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稱「有關法案極度違反一個中國政策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確立的原則,干涉中國內政」。大陸《環球時報》引述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王鍵的話說,這條法案是武力統一台灣的好藉口,並宣稱美國總統一旦簽署或通過該法條將依《反分裂國家法》攻打台灣。

其實,台灣正在迎來改變的機遇,中華民國也面臨著重新復興的機會。但是,台灣當局長期被中共打壓,在夾縫恐懼中生存日久,可能已經處於一種近乎麻木和小富即安的心態,並沒有做好迎接歷史巨變的準備。

蔡政府上任後,就開始全力推行同性婚姻公投,在主流媒體的政治正確的話語系統中,同性婚姻是自由,是人權,是民主社會的多元文化。但是從最終公投受挫來看,台灣畢竟仍然是一個傳統文化佔主流的社會。

在中共政權的經濟、政治、外交等全方位打壓下,台灣能夠抵抗和堅守的,不僅僅是主流話語系統中的自由和民主等,而是在自由民主背後所秉持的文化、傳統和普世價值觀,這種傳統的文化和價值觀,與世界主流的普世價值相通。

民主制度只是一種執政的方式和工具,並不是解決所有社會危機的靈丹妙藥,特別是在人類道德不斷下滑的今天,很多民主制度下的國家和政府,也亂象不斷。很多時候,在利益誘惑的衝擊下,民主和自由,都顯得脆弱而蒼白。其實,中共不正是在利用著台灣的民主和自由,不斷滲透腐蝕著台灣社會嗎?

包括民主制度在內的任何制度,其背後都要有傳統文化和道德以及價值觀的依託,國家社會才會穩定繁榮。民主只是表象,失去了文化傳統和普世價值的民主制度,必然無法長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