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收買人心 君子如何應對?

中共對台統戰祭出了31項所謂的「惠台」措施,中共國台辦的這些措施中,有12項涉及台商企業,19項鎖定台灣的個人。中華民國行政院長賴清德責成副閣揆施俊吉,召集各部會研擬因應對策。有趣的是,正如國發會主委陳美伶所示,經檢視中共的「糖衣砲彈」中有一半是舊的措施!想來中共可能也是阮囊羞澀,經費緊張,即有意向台灣發射糖蛋加毒蛋,又力不從心,只能用陳年舊貨濫竽充數。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中共的措施透過資金補助、租稅減免、專業資格放寬等誘因,企圖挖走台灣企業、社團、藝文業等領域的人士。也因此,外界有人擔心中共的統戰政策,可能引發一波台灣人才的「西進」熱潮。這其實大可不必,中共的收買人心,意圖併吞台灣,狼子野心確實不小,但其惡毒用意一旦被世人識破後,可能有個別的人上當受騙,但大部分人,理智清醒的人們,會意識到中共誘餌背後的動機,所以中共的這些伎倆和中共歷年使用的、用金錢收買的方法一樣,效果一定是有限的。

 

人才的流動在自由世界,其實是非常正常的。全世界大量的科技人才流入美國,也有許多美國培養的高端人才後來又回流到母國或其它國家。人才流動的關鍵在於,這些人是被什麼因素吸引去的?是只為錢嗎、為工資收入嗎?顯然不是,收入高當然是一個重要因素,但其它社會因素,如自由的環境,寬鬆的政策,民主的政治氛圍,優美而清潔的環境,濃郁的人文氣息,自由的競爭機制,財產權、人權、智慧產權的保護,都是人才在做出流動時會考慮的因素。

 

中共只用錢來吸引人,當然可以吸引一部分人,但不會長久成功,也不能作為長期國策。中共拼命努力了這麼多年,開出的工資可能很高,但也沒有吸引到太多的一流人才。相反,許多人才流到中國後,很快發現在那裡施展不開,政治環境、人權環境、和自然環境都極其糟糕,不適居住,所以他們又回流了。

 

越是高端的人才,越是有國際性的視野和戰略的眼光,會長期考量,不會只考慮短期利益。高端人才在自由社會,從美國到台灣,待的越久,對自由社會的理念和觀念就越認同,就越不會產生對共產主義國家的認同,即使去了,也待不久,會急切的逃出來。

 

人們面臨的問題是,中共在收買人心,並且要併吞台灣,那台灣要如何應對呢?

 

這個話題如果換個說法,就是流氓收買人心,君子如何應對?或者小人收買人心,君子如何應對?那些能被利益收買的人們,善良的人們還真是沒有什麼太多事情可以做的,因為那些人沒有太多良心了,良心已經大部分被自己出賣了。

 

其實,從另外一個角度看,或者從長遠的眼光看來,就讓中共它去收買就是了。能夠被中共收買的人,因為一些錢就忘了中共是一個什麼樣的政權,為了一點點錢就忘記了八千萬國人被中共屠殺的歷史,這些人也非常可能是見蠅頭小利而拋棄正確理念的人。

 

這樣的人們自由世界少一些,中共治下多一些,也不是壞事。我們需要擔心的,是那些正直和正派的人們,善良和耐心的人們,他們可能因為一時糊塗,或者不了解真相,會不小心上了中共的當,而一時誤入歧途。

 

怎麼辦呢?中國古人的智慧告訴我們,小人喻於利,君子喻於義。因為利益都集中到中共身邊的小人,對中共有什麼好處呢?小人相聚,必戚戚然。我們喻於大義、講述真相的對像,應該是那些良知尚存、願意了解真相的人們,那些謙謙君子、堂堂正氣的人。

 

那麼,怎麼樣才能喻義、曉喻天下呢?何為義?道義、正義、和公義是也。傳播道義和正義最好的途徑,在當今社會,如何做到?自然就是媒體,是各種各樣的大眾媒體、小眾媒體、社交媒體、和新型媒體。但顯然的,我們不能依賴於那些被中共控制、操縱、影響、或收買了的台灣的媒體業的公司,而必須是那些獨立、公正、敢言、不懼中共威脅和壓力的自由媒體。這樣的媒體,在今天的世界上已經不太多了。

 

怎麼去找到、辨別這些媒體呢?這也很簡單,那些成為中共坐上客的媒體,被允許在中國大行其道的媒體,肯定是不行的,擔當不起這個道義責任。人們就看中共是在封殺那些媒體,哪些媒體不能進入中國,就知道怎麼樣去選擇了,也就知道在流氓收買人心的時候,君子應該怎麼樣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