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毒治病十去其九

文/胡乃文 談古論今話中醫節目特約嘉賓 上海同德堂國藥號中醫師

一次,黃帝問歧伯,人如果生病了,病不在身體的外表而在身體裡面,證狀是摸不到腫瘤,不堅實、或有時聚而堅實、有時卻又散掉,這種病該怎麼對待?歧伯的答覆很簡單,就只是現在中醫師們使用的主流方法:「治熱以寒,溫而行之,治寒以熱,涼而行之,治溫以清,冷而行之,治清以溫,熱而行之。」

它講的就是,用寒涼的方法治熱,用溫熱的方法治寒。天經地義的,它就是用最簡單的方法,能把一般的病都給治好了。這一段文字出現在《素問․五常政大論》;在這一篇文章當中,還記載了許多現代人常常掛在嘴邊的概念,包括了「藥就是毒」的問題。

以前,聽到過這樣一句話流傳著,說「是藥三分毒」;意思是說,只要稱得上是藥的,都有毒。既然所有的藥都有毒,吃五穀雜糧的人嘛,總會生病的,那可怎麼辦?

藥為什麼是「毒」呢?因為所有的藥物,以中醫的看法,它們都有本身的偏寒偏熱偏溫偏涼這樣的特性;人的身體寒涼,用溫熱的藥物對治,是沒有問題的,但如果用溫熱藥太久或太多,就會導致溫熱過度了,當然對身體有害,這樣的想法,就是「是藥三分毒」的基本概念。

在《素問․五常政大論》中,黃帝問,既然藥物都有毒,有沒有什麼東西能治病卻不毒的?有毒和無毒的藥物在臨床應用上,有沒有任何要求?

歧伯就講了,藥物有大毒、常毒、小毒、無毒的。既然藥物能分得出這些不同毒性,在服用方面當然有服用的限制啦。

用有大毒性的藥物治病,要求是將病治到了百分之六十就必須停止;用一般毒性的藥物治病,只要治到百分之七十即止;用小毒治病就可以治到百分之八十;而無毒的藥物治病,就可以治到百分之九十。《素問․五常政大論》的原文是這樣寫的:「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無毒治病,十去其九。」緊接這一段治病原則的後面,又有一小段說,「穀肉果菜,食養盡之,無使過之,傷其正也。」再明白不過的了,就算是普通的食物,那也只能是吃了養人的,不可以吃得過多,太多了還是會傷正氣的。說的無非是,想完全治好病,沒有那個可能性,對吧?

《黃帝內經》說,用盡各種方法治病只能治好一部份,就算用沒有毒性的藥,最多能「治好百分之九十」,那還剩下百分之十的病怎麼辦?治不了的,連普通蔬果食物,也只是用來養身體的,不是用以治病的。 大部份人都了解到,這段《內經》經文就是這個意思,藥吃多了或吃久了可能傷到正氣;正氣就是人本身的抗病能力。筆者在這當中卻有這般想法:人們這幾十年來累積了來自醫生、老師和父母給予的生病知識,有了不舒服感覺就害怕更進一步的惡化;趕緊上醫院看診吃藥,擔心病情遷延到後來不好控制了。假如說,人們能學習許多修煉人的那種向自己內心找的習慣,遇到不舒服了,找一找讓自己不舒服的原因,或是休息休息、或是改正一下思想,可能那不舒服的現象就減輕了。如果根本就沒有「病」這個概念和想法,就應該沒有吃藥不吃藥的懸念了,那還需用藥治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