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萬裁軍,為什麼開路?

文/文昭   新唐人「大陸新聞解讀」、「世事關心」資深評論員

文昭 (1)

閱兵前大動作

9月3日在北京舉行的「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開始之前,中共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宣佈裁軍30萬,立即引發輿論聚焦。實際上裁軍只是中共醞釀已久的軍隊改革的一部分,除了裁撤各軍兵種的非戰鬥性單位,更重要的是中共實行已久的軍事編制和管理體制也將發生深刻變化。

在互聯網上流傳甚廣的幾個軍改方案中,包括以下幾個非常引人注意的方面:陸軍將縮小規模,還將取消軍級建制,改以師為大單位,原有的18個集團軍縮編為14個師;七大軍區合併為五大戰區;總裝備部與總後勤部合併;取消獨立的戰略導彈部隊(即「第二炮兵」),將導彈部隊分散合併入陸、海軍;設立陸軍戰略炮兵司令部,由中央軍委直接指揮,掌管中遠端導彈和洲際導彈;中短程導彈歸各戰區指揮;撤銷各省軍區(含衛戍區、警備區)、地市的軍分區和縣市(區)的人武部。

上述改革內容涵蓋之廣、觸及層次之深,超出了20世紀80年代初鄧小平力推的「百萬裁軍」。問題隨之而來,習近平不遺餘力推動軍隊大變革,所圖為何?海外媒體一般把目光聚焦在提高軍隊的戰鬥力上,推測改革後的中共軍隊在形式上更接近美軍,從而能更有效地應對國際範圍的軍事挑戰。

中共未來的軍事威脅

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在其新書《精神》中認為,中共未來在三個方面受到軍事威脅:台海戰爭、中日衝突和新疆動亂,任何一方面的失敗中共皆無法承受,他認為這三方面的背後都有美國的身影。

然而從這幾種「威脅」來說明軍事改革的迫切性顯然尚不夠充分,因為台海和中日之爭,衝突的熱度完全取決於中共,臺灣和日本都沒有主動求戰的願望,所欲者不過維持現狀。若近期內開啟戰端,美國介入的風險是很高。

不過世上雖然沒有常勝之道,卻有常不敗之道:不戰即不敗。美國也無意主動與中共交火,周邊地區縱有小摩擦,勝負與否也不至於成為中共的生存危機。所以說軍隊改革是為了戰勝美國,與其說有現實的壓力非這樣做不可,倒不如說是用這個理由使得整治軍隊合理化,在體制內有說服力。

掌握軍權的背後目地?

當然也有評論者進一步指出,改革軍隊是為了加強黨對軍隊的絕對控制、以及習近平本人對軍權的掌控。這個觀點雖然比較接近實質,但還需要進一步回答一個問題,我們才能理解軍隊改革的後果——掌握軍隊以後要做什麼,掌握軍權是在為什麼事而開路?

毛澤東在1973年讓8大軍區司令員對調,背景是毛的健康每況愈下,王洪文、江青等「文革」中崛起的新貴雖然是毛左路線的忠實貫徹者,可毛對他們治國的能力並不放心,因此又調回了鄧小平、讓葉劍英主持中央軍委的日常工作。但又害怕「老幹部」們樹老根深、各擁山頭,在他死後來個「槍指揮黨」,否定他選拔的領導班子,所以八大軍區司令員對調是毛在預謀身後事,為延續文革路線鋪路。

鄧小平的「百萬大裁軍」也是在為他的「改革開放」路線開路:裁軍節約了財政開支,同時也加強了鄧本人對軍隊的掌控,使他對「路線方針」有最終決定權,坐穩了「總舵手」之位,不論是文革遺老、還是胡趙等有自由化傾向的領導人都無法越過鄧做重要的決定。

超越軍隊改革的深化改革

同樣,習近平所推動的軍隊改革的著眼點遠超出軍隊本身,也是為了他想在其他領域推動的所謂「深化改革」開路。「深化改革」從根本上講就是重新分配利益,從而緩和社會矛盾,延續共產黨政權的生命。要觸動原有的利益集團,每前進一步,習氏都將不可避免地增添更多的敵人,因此也就越需要軍權作為後盾。

一般人理解,在當前經濟滑坡的困境下,領導人應該把更多精力放在經濟工作上,而習近平一再孜孜不倦地整治軍隊,實在不是個人興趣愛好,而是經濟越困難越需要抓牢槍桿子,才能嚇阻在反腐運動中失意的官員匯向江澤民、曾慶紅,借經濟困境質疑習近平的執政能力(如今年的北戴河會議之前的傳聞),並威懾未來施政的潛在阻礙者。換句話說,習近平整治軍隊的願望越迫切,也就體現出他在其他領域動手的願望越迫切。

自從習近平掌權後,軍隊就一直沒讓他放心過。習近平於2014年3月份起擔任「中央軍委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組長」,時至今日拿下了徐才厚和郭伯雄兩個前軍委副主席後,其軍隊改革的意圖才有了實質的推進。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國安委」的組成人選,迄今為止居然沒有公佈來自軍方的委員名單,這說明習近平從一早就對軍隊高層的人事安排不滿。想必隨著軍隊改革的推進,「國安委」的名單也會水落石出。

在習近平宣佈裁軍的決定,並且官媒報導會很快實施之後,9月13日國務院印發了《關於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10月份中共召開「十八屆五中全會」,討論下一個五年規劃。習近平迫不及待地改革軍隊的時機值得關注,他借整治軍隊鞏固權威,為其他領域的「深化改革」開路的意圖十分明顯。

習近平的未來選擇

這輪軍隊改革如果切實貫徹,一個直接結果是軍隊的指揮體系扁平化,更多的戰爭資源被交到了戰區以下的指揮官手中,他們也相應有了更大的決策權。中央軍委的決策機構被精簡,更便於軍委主席直接掌控,整個軍事體制更接近於戰時體制。有評論擔憂,武夫執利器,比如導彈部隊被拆分併入陸海軍,受戰區以下級別的指揮,一旦中共高層內鬥破局,中國有陷入軍閥混戰的危險。這個擔憂不能說沒有道理,但中共現在已經危機重重,沒什麼決定是沒有風險的。即使戰略導彈部隊不被拆解,現有的空軍、海軍火力(如空射、艦射的戰術巡航導彈,對地攻擊導彈等)也可以在權鬥中被作為政變的工具,向對手發起「斬首行動」。而且相比起來,另一種風險更現實:隨著所謂「深化改革」的推進,失業率增加、社會動盪、利益集團做出更多的干擾和抵抗,習近平通過軍隊改革抓穩軍權,來震懾對手、控制社會的利益恐怕要大於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