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中國瀕臨崩壞

吳教授

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新唐人亞太新聞特約評論員-吳惠林

中共是共產極權,它利用高存放款利差的政策,奪取人民存款該有的利息收入以補貼金融業的虧空,這種打消呆帳的做法在歐美民主國家無法「長期」執行,因為執政者會被趕下台,但在共產中國,為國犧牲一些利息收益卻被認為合情合理。問題是:這樣的做法能維持多久…….


近年的中國股市出現暴起暴落,在創下7年多新高的5,000點後,短短的一個多月竟暴跌到3,500點以下。在中共官方接連祭出降息降準、養老金入市、降低交易手續費及要求公司高層回購股票,甚至動用公安部到證監會「排除惡意空單」,才稍穩住跌勢,向上升,但7月27日又重挫,指數下跌8.48%,創8年來最大跌幅。

這樣看來,被稱為最大泡沫的中國金融資產泡沫已經很難再撐下去了,而中國經濟硬著陸、紅色中國崩壞是不是已近在眼前了呢?2001年章家敦最先喊出的「中國即將崩潰」,是否即將實現?

章家敦的預言為何未實現

當年章家敦的立論是「中國四大國營銀行的壞帳已經高到不能維持的地步,早晚走向崩潰一途」,但迄今中國沒有崩潰,於是受到揶揄、訕笑。不過,不要忽略章家敦說的是「即將」、「早晚」,並未明確指出日期,且十多年的時間其實並不長,而中共是共產極權,它利用高存放款利差的政策,奪取人民存款該有的利息收入以補貼金融業的虧空,這種打消呆帳的做法在歐美民主國家無法「長期」執行,因為執政者會被趕下台,但在共產中國,為國犧牲一些利息收益被認為合情合理。問題是:如此做法難持久。

林洸興與鄧特二世的持續觀察

2008年金融海嘯出現,該年11月中共推出4兆人民幣刺激經濟計畫,引出瘋狂大借貸,產生畸型的地方「城投債」,房貸與一般企業放款產生的房市泡沫成為揮之不去的夢魘。這是本土趨勢投資家林洸興先生在2011年的觀察,他當時就認為2012年這顆超級炸彈就會引爆。2012年過去了,卻不見炸彈爆炸。同樣在2011年,鄧特公司(HS Dent)出版了《大崩壞就在眼前》(The Great Crash Ahead),鄧特二世(Harry S. Dent, Jr.)指出「最後一個泡沫在中國,由於其政府一手促成的超大資本投資,製造了一個極端龐大的房地產泡沫和高度過剩的住宅、基礎建設和工業產能,到了2012年初,歐洲經濟走疲的影響將擴散到美國,並開始對中國造成衝擊,由中國政府主導的那個泡沫也將會破滅」。

鄧特二世在2014年1月再出版《2014~2019經濟大懸崖》(The Demographic Cliff:How to Survive and Prosper During the Great Deflation of 2014~2019),在書中一再警告我們:「當其他經濟學家、分析師告訴你,我們終於出現長久復甦──千萬不要相信他們!」而且他還透露「2014~2019大通貨緊縮是有生之年最嚴重的衰退、最深的低谷」。

鄧特二世認為,中國泡沫可能是現代史上最大的政府驅動型泡沫,而它的崩潰也勢將創下新紀錄。要消化這個過度投資的惡果,可能得花上十年以上的時間,但到時候,中國又將掉落人口統計趨勢斷崖,所以,它可能永遠都無緣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

若崩潰降臨,你是否已經作好準備?

關於「中國大泡沫即將爆破」這個近年又被熱議的課題,會不會又像放羊的孩子「狼來了」子虛烏有呢?台灣本土青年作家王伯達在2014年4月出版的《再見,世界工廠》這本書中,給了我們非常可靠、清楚、明白的解析。該書述說中國經濟改革以來的完整故事,眼看樓起、樓崩,而龐大外匯存底的積累就是最根本的引信。

外匯存底過多導致游資泛濫、金錢遊戲瀰漫、投機炒作無所不在、人民無心工作、實質生產行業蕭條,而泡沫破滅後引發的通貨緊縮、經濟蕭條和社會問題,1990年代的台灣就曾出現過,因外匯存底過量,致「台灣錢淹腳目、淹肚臍到淹鼻子」的悽涼景象不堪回首。而中國外匯存底近兩兆美元的天量時,有識者已發出警訊,也以斑斑史跡示警,然而無法抵擋外匯資產的猛增,如今更達近四兆美元,終於演成全中國人「皆賭」的空前大泡沫。我們已聽聞跳樓自殺、負債、甚至傾家蕩產的慘狀,憂鬱症者更比比皆是,而社會暴動恐怕會層出不窮。

 章家敦最近受訪直說中國經濟會在兩年內全面崩潰,呼應了鄧特二世的說法,由中國股市崩跌引發全球股市哀嚎,其情景較希臘債務的衝擊大得多,而中國經濟喪失動能不僅禍延跨國企業,且對全球經濟產生重擊,必須予以正視並作妥善因應。

 不論如何,紅色中國崩壞已迫在眉睫,隨之而來的全球經濟大蕭條,恐怕免不了,世人需有心理準備才好!